•        离开博客巴士一段时间,数数手指已经有数年了。这些年头去过一些国家遇到过一些人,今天突然心血来潮写写关于旅行的一些点滴,却不知道从哪个时间轴开始写起。欧洲还是东南亚,已经不再想写所谓游记了,我需要的只是把认为最美的回忆照片...

  • - [蓝蓝自语]

    Tag: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2011.10.21

    生日快乐。也许我们上辈子就认识的了,这世还能遇上,已经是很不可思议的事情了。

     

     

  • 横跨4747.3公里,

    历时19天,

    花费2800元大洋,

    途中按下421次快门......

    广州-昆明-丽江-大理-双廊-沙溪-丽江-昆明-广州

    我终究明白,要是想去旅行,不需要任何借口。

    “我没有时间”,“我没多余的钱”,“我没有人陪”,“我不懂路”,“我妈妈不放心”......

    当有一天,你愿意背起旅行包,跨出那么一小步,就将会是一大步。

    以前,所有事情都有人去安排,我走过那么一些路,见过那么一些风景,却不是我独立特行的旅途。

    怎么可以想象,一个连火车票也不太会买的人,可以带着另外一个小朋友一起上路,像是冒险的感觉。

    买票,看火车班次接驳,找客栈,看路线,这些我只做了大方向,那些所谓的攻略,哪里吃哪里玩哪里景点,我们都如此随遇而安。

    谢谢林梦梦一路上陪自己疯狂,正确来说是一起疯狂。

    我们可以因为突然看到地图的沙溪,退票退房,义无反顾地选择北上,

    我们可以一路挤床相互取暖,

    我们可以把游子的院子颠覆再颠覆,把他服装间的衣服拿出来拍照,

    我们可以疯狂地用上一张火车票的巨额去追一颗“会唱歌的星星”,从束河古城到丽江古城,凌晨再回到束河,

    我们在路上不顾仪态地做着古灵精怪的事情甚至有人因此踩马屎,

    我们对着路边一朵很丑的向日葵,无聊地每天称赞她,结果多天后向日葵长漂亮了,

    我们喝着小酒聊着那么一点心事,求艳遇,结果不是喜欢上小孩子就是喜欢上老伯伯,

    我们山穷水尽的时候蹲在束河小吧黎cafe外面蹭歌听,

    我们经常不顾面子地去勾搭路人求饭局,最后在束河的一晚,被锦坤(一个驻唱歌手)捡去家里吃饭了。

    是谁,说有一个单反男友是多么幸福的事情,

    其实,一个会拿傻瓜机的女友才是一种真正的喜悦,

    当自己内心强大,喜悦而不是单纯的快乐,一切好的运气将会降临。

    2年后,我希望在自己30岁成人礼,在欧洲大街小巷继续疯狂。

    还有谢谢路上捡到或者被捡的可爱人儿:昆明的杰佬,唐啊咪,束河的游子,锦坤,安琪,双廊的秋子老师,冬瓜先生,大理的lisa姐,沙溪的滨少,阿lu,芹菜,头巾哥哥,梁哥,菲菲姐等等。

    Af600 |  三菱200度

    玉湖,距离束河约40分钟车程,突然有个想法想冲入湖里面看有无水怪

     


     

    偷了游子家的民族裙子,冒着小小的冷雨,我们奔跑玩耍,超级冷

    经过一束河花,忘记这里是谁家院子的外墙,披上围巾,颜色就是绝配的美,当然人儿是最美的。

    这是束河古镇路口的手工作坊,我们拍摄完毕就走了,从不在古城投钱。

    成都尚古cefe里面的贵宾,一家三口,图片是bb猪。bb猪的爸爸妈妈很八卦,每次拍照都冲来凑热闹。

    沙溪,叶子的家门外,欣赏着日落的旧戏台,吃过叶子姐家里的晚餐,很精致很贴心,餐后还有玄米茶。

    束河小吧黎,每个下午和晚上,都来捧一个人的场,束河“韦礼安”,人帅歌甜。

    束河,左岸附近的小酒吧,每个下午光影都特别漂亮,会听到左岸美女老板娘坐在窗台,邀请过客进去坐坐。

    游子家的院子,很多新奇刺激的东西,有向日葵,有李子树,有大麻。

    江湖客栈,帮梦梦拍了张很江湖味道的,要是再配一把剑就完美。

    玉湖村,仙境般的雨雾在这里经常可以遇到。

    一朵路边的向日葵,每天回游子家都会经过,是我们认路的坐标。

    束河某客栈外

    在束河,往39。8酒吧拐进去,别有洞天的一条酒吧街,安静,流水,清清水藻,有书有音乐有文人。

    束河的小巷,很有日本禅意的味道。

    bb猪,像是玩具的小狗,精彩咬我。

    束河的石板桥,每次走到这段就很想脱鞋子,因为石板太光滑了。

    我和林梦梦少之又少的合照。

    往玉湖村的路,一直在路上。

     

  •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19天的云南行,走走停停兜兜转转,没有想过第一篇居然是写沙溪古镇,那个茶马古道上唯一的集市。

    沙溪就像是匿藏于墙角的玫瑰,暗里幽香,不与众花比艳,却在无声无色中惹来来一场又一场的“艳遇”。

    对沙溪的好感,我都告诉了旧戏台前的老槐树,有一晚我抱着他,小声跟他说:

    我见到叶子姐姐很美很温柔,

    晚上我很喜欢赤脚坐在文昌号档铺前,

    我很喜欢马圈46的义工“桂纶镁”,

    我还说我偷偷在理发店里面贴满喜字的墙自拍了一张,

    还欺负了一个玩游戏的腼腆小男孩,

    我跟那个漂亮小妹妹岁岁学白族话,

    马圈客栈后门开满了美丽的曼陀罗,

    买了5毛钱的雪条,

    喜欢那个卖绣花鞋阿姨的笑容,

    发现阿滨脚上漂亮的纹身,

    偷了梁哥院子里面一个苹果结果很酸,

    我教老板的金毛fish说粤语粗口他居然听得懂,

    还有傍晚四方街的跳舞,

    当然最爱还是那个仿佛听到戏曲袅绕的旧戏台。

     

    我已经说不清楚是因为沙溪有那么一些人,让我爱上了,还是爱上了这个地方。

    于是我选择把他们都拍下来,不惊艳不矫情,但温情却平实,当作是我给你的第一封情书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保存得十分完整的旧戏台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戏台前的老槐树

     

     

    四方街的cafe

     

    往东寨门的小巷

     

     

    寺登理发店

     

     

    理发店里面的椅子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午休的老婆婆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每天都最迟打烊的四方街鞋店

     

     

    小美女岁岁和伙伴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经常被岁岁当玩具的弟弟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•  

    时间是流光的岁月,擦身之间并没留下余光的划痕。
    时间是痛楚的良药,瘙痒之后并没留下扎手的伤疤。
    旅行不需要别人带你前往,要是有一天坚决出走去一趟。
    希望是有一颗可以抽离的心,而不是单纯的一张机票。